2011-07-18(Mon)

【新刊/Last Prayer】試閱 Chapter.01 片段叁 豆丁羅馬諾

片段叁、

 

  他正窩在棉被裡假裝賴床。

  羅馬諾只能透過這種方式獲得某人的注意。上午蓓兒已經來敲過三次房門了,最後一次敲門大概是在一個鐘頭之前,當時安東尼奧正巧經過,看到這樣的畫面,留下了“羅馬諾就交給我吧”這樣的話,兩人的腳步聲消失在房門外。

  都已經日上三竿了,羅馬諾一直在等待著安東尼奧所謂的“羅馬諾就交給我吧”是什麼意思。只是那個應該來給他解答的人,卻遲遲沒有出現。充斥在走廊上的,只有那兵戎相觸的金屬聲,冰冷地一點感情也沒有,如同戰爭的殘酷。

  當安東尼奧回到家,告訴羅馬諾他即將出征,支援神聖羅馬。他的眼神是那樣閃耀著光芒,向敵軍展示哈布斯堡家族的光榮。

 

  就是今天了吧,上戰場的日子。

  難道安東尼奧真的打算到最後一刻才來到他的床邊喚醒他嗎?讓他一覺醒來就得面臨不知道多久的離別嗎?

  偷偷鑽出棉被,靠在一旁的窗子上,望見窗外的風景,驟然想起這個房間,是安東尼奧為了羅馬諾挑選的最佳視角,每當播下蕃茄的種子時,羅馬諾總會擔憂著那些幼苗有沒有好好長大,不時會探出窗外,詢問安東尼奧還要多久才能收成?

  如果這扇窗是畫框的話,那麼畫中的主角,總是染上淡淡的愁容,以為面向窗外就不會被人發現他那憂傷的神情。

 

  似乎又在溫暖的陽光中打起瞌睡,眼皮感到沉重,羅馬諾趴在窗台上,剛從睡夢中醒來。不同於方才的靜謐,外頭傳來規律的腳步聲,是那樣充滿活力的。

  剛剛安東尼奧來過了嗎?羅馬諾跳下床,認為是自己睡的太沉穩,所以安東尼奧沒叫醒他。連鞋子都懶得穿,踮起腳尖,正要扭開房門的剎那間,他聽見了另一道匆促的跫音,伴隨著呼喚。

  不由自主地,耳朵貼緊房門,想抓取任何一絲訊息,聲音還很遠,但卻阻止不了心中的澎湃。

  「……安東──!」

  「嗯?蓓兒,怎麼跑的這麼急?」

  「呼…呼哈,安東,羅馬諾……,你怎麼還沒叫醒羅馬諾?不是已經要啟程了嗎?」

  「……。」後者很明顯地陷入沉默,羅馬諾彷彿要將自己崁入門裡似的,更貼緊了一些。

  「……蓓兒,麻煩妳幫俺轉告羅馬諾,除了蕃茄之外的蔬果也要多多攝取營養才能均衡。」

  「這、這些話自己去告訴他啦!」蓓兒的語氣帶有些慍火,「啊,還是你怕羅馬諾看到你會又哭又鬧的說你留下來拉混蛋、帶我一起去啦可惡之類的?」

  「哈哈哈,好貼切。」

  聽到這樣的回答,羅馬諾差點衝出去直接給安東尼奧頭槌。

  「但不是哦。

   一想到未來有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羅馬諾,

   就會覺得生活裡什麼樂趣都沒有了。

   所以要是現在看到羅馬諾的話,

   我想我一定,

   會很捨不得跟他說『乖乖看家』這樣的話,

   『如果可以把他帶在身邊』

   這樣的想法每天都在腦海中盤旋,

   目的地不是戰場的話,

   我一分一秒也不願意和他分開。」

 

  隔著一道房門的羅馬諾似乎能看見安東尼奧那有些愴然的苦笑,旁人大概覺得,羅馬諾依靠著安東尼奧生活,但換個方面觀察,安東尼奧也是依賴著羅馬諾而活,精神層面的。

  當旁人嘲笑羅馬諾是個任性的愛哭鬼時,羅馬諾雖然會狠狠地回諷,卻從來不會吝嗇不斷湧出的眼淚,當四下無人的時候,更是如此。

  談話聲越來越遠,把羅馬諾的思緒拉的越來越遠,心中那份不安也顯得越來越深。

  他常常思考著如何才能不成為安東尼奧的包袱,在他成長歷程中,沒有弟弟那般才華,冷嘲熱諷也十分習慣了,當安東尼奧努力地將他從薩迪克或法蘭西斯手中奪回時,他卻無法去無視周遭的細靡的話語。

  『這樣沒用的小鬼,當成外交的一種手段也好啊。』

  當下,站在羅馬諾身旁的安東尼奧,深怕他的寶物被奪走似的,緊握住羅馬諾厚實的小手。

 

  「……老子可是,羅馬諾喔!」

  替自己打氣般,握緊雙拳的羅馬諾,重重地甩開房門,沿著長廊,邁開腳步向前奔跑,被對著陽光的影子,被拉的好長,就好像,羅馬諾已經長大似的,不斷奔跑。

 

廣場──

 

  「真的都沒問題嗎?」蓓兒擔憂地看著安東尼奧。

  「沒問題、沒問題的!」安東尼奧向蓓兒豎起大拇指,雖然有些心虛。當年出戰亞瑟‧柯克蘭時,也是帶著相同的自信,他們都被一直的榮耀和虛假的財富蒙蔽了雙眼,才會兵敗如山倒。

  他想,西班牙的強大也許是個謊言。

  同時,他也是西班牙。

  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證明就是國家,所以上司的命令就代表了一切,他沒有任何違抗的權利,所以只有拚了命地,去完成每一件任務。

  感覺就像任勞任怨的奴隸呢。安東尼奧自嘲。

  不是哦,其實他是個有情感的人類哦!

  羅馬諾的出現推翻了安東尼奧原本的想法。不然,他不會在看到羅馬諾上氣不接下氣往這裡狂奔時差點跌倒而感到緊張,更不會因為那張像蕃茄般紅通通的臉蛋心跳加速。

  羅馬諾賦予了安東尼奧更為重要的存在意義。

 

  「給、給我站住……可惡啊──,還沒、還沒拜見老子……居然敢……就這樣離開……。」

  帶著明顯的哭腔,羅馬諾氣喘吁吁地來到安東尼奧面前,還來不及喘口氣,就心急地想把心中所有的話一吐為快。

  那樣焦急的模樣讓安東尼奧看傻了眼,卻也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

  「你這個大混蛋──!」恍若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言罷,羅馬諾重重地攤坐在地上喘氣著,活像一顆會呼吸的蕃茄。

  「羅馬諾……。」

  「不要叫老子的名字混帳!」

  「小蕃ㄑㄧ……喔噗!」受到羅馬諾突如其來的頭槌,安東尼奧抱著肚子蹲坐在地上,引來同伴的側目。

  「『目的地不是戰場的話,我一分一秒也不願意和他分開』你以為你說這種話很帥嗎!」刻意模仿安東尼奧卻又添加了一些戲謔的語氣,羅馬諾激問著如同嬌妻一般正襟危坐在他面前的安東尼奧。

  「羅馬諾都聽到了啊……真不好意思……」

  「閉嘴你這傢伙!」

  羅馬諾刻意忽略安東尼奧眼神中流露出的溫柔,只有在對待羅馬諾時才會如此柔和,從來不透露一絲冷冽的氣息。

  「喂欸,你這傢伙,頭低下來。」羅馬諾比安東尼奧的上司還習慣使喚他。

  「這樣嗎?」安東尼奧將自己的頭靠向羅馬諾,髮流明顯地向外捲曲,還有著一點大地的氣息。

  羅馬諾伸出短短的手,覆在那髮量茂盛的黑色頭髮上,用力地搓啊搓,揉啊揉的。

  「這一次你一定會勝利的……。」像呢喃著咒語的魔法師,在安東尼奧身上施放著魔法,讓安東尼奧感到全身都因此而放鬆。

  唔啊,感覺鼻子酸酸的。

  安東尼奧什麼也沒想,一把將羅馬諾從地上抱起,在他寬寬的額頭上烙下輕輕的淺吻。

  「有羅馬諾的加油,什麼樣的敵人都不可怕了呢,親分一定很快,就能回來了……。」

  「喂欸,前幾天來家裡講故事的那傢伙是誰?」靠著安東尼奧肩膀的羅馬諾,小小聲地發問。

  「不是那傢伙,是塞凡提斯先生哦。」

  「你不覺得你和他說的那個誰誰誰很像?」

  「不是誰誰誰,是唐吉軻德先生哦。」

  「隨便啦。」

  唐吉軻德,一名長期閱讀騎士傳奇而顯得有些精神錯亂的西班牙紳士。中年時為了行俠仗義而展開了他的旅途。把風車想像成身形巨大的怪物,羊群是惡魔的軍隊,自己的任務就是將牠們打敗。

  令人崇拜的一點只有,他敢作不可能實現的夢。

  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的安東尼奧,感受著羅馬諾正用小手把玩著自己的髮絲,而自己也放縱自己攝取羅馬諾的氣息。

  「那羅馬諾是潘沙嗎?」

  唐吉軻德那滿足於飲食與睡眠的侍從,潘沙。

  「哦哦哦哦,意思是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去嗎!」羅馬諾眼睛一亮,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當然不行。」安東尼奧苦笑。

  「可惡你這蕃茄混蛋!」鬧彆扭的羅馬諾掙脫安東尼奧的懷抱,背對著他,發出了細如蚊蚋的聲音。

  

  「……給我路上小心。」

  「呵呵,俺會的。」安東尼奧輕拍羅馬諾的頭。

 

  當羅馬諾回首時,已經看不見安東尼奧的身影了;當唇角傳來鹹鹹的味道,羅馬諾才發現自己已經流了一陣子的眼淚了。

  離別就是就是這麼一回事啊,總是帶著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對方的心情,盼望著從這條道路離開的人,也能平安地沿著這條道路回來。

  也許羅馬諾不知道。

  帶著相同心情上路的安東尼奧,也在期待著沿著相同道路,將惦記在心中的人擁入懷中,並輕聲告訴他「我回來了」的那一天,能在不久後的將來實現。

  

  所以孩子們才會祈禱著,戰爭早點結束。

 

 

 

 

──但是羅馬諾絕對不是會乖乖看家的乖孩子。 

 

  「不行哦,羅馬諾。」

  安東尼奧出征後一個星期,蓓兒已經忘記這是第幾次逮到背著簡易的行囊打算溜出門的羅馬諾。

  「啵啵啵啵……(無聲的抗議)。」又被拖回餐桌上坐好,等待午餐送到餐桌上的羅馬諾用手托著下巴,不悅的盯著在廚房忙進忙出的少女。

  「妳不是很希望我原諒妳之前的行為,只要妳帶我到安東尼奧那邊我就原諒妳。」羅馬諾囂張地以蓓兒弱點為誘餌,希望她上鉤。

  「是是是,我知道錯了哦,但如果真的想贖罪的話,我就更不可能讓你如願以償囉。」

  「……哼!」羅馬諾撇過頭。

 

  在安東尼奧面對亞瑟的戰役時,尼德蘭聯合自己的妹妹蓓兒發動計畫已久的叛變,吵吵鬧鬧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安東尼奧好不容易讓蓓兒回到這個家族,但尼德蘭卻還是在外頭和安東尼奧冷戰著,不願意回家。

  從蓓兒再次回到這個家族之後,羅馬諾對待她的態度和之前大相逕庭,畢竟安東尼奧為了安撫這對兄妹,也費了一番功夫,當然少不了受傷。

  蓓兒為了得到羅馬諾的諒解也吃足了苦頭,羅馬諾總是緊咬著著一點威脅蓓兒,例如不能告訴安東尼奧他又偷吃蕃茄、偷偷尿床諸如此類的。

  羅馬諾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燈,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這個道理他也不是不知道的,望著窗外積起厚厚雲層的蒼穹,小小的腦袋裡正盤算著大大的計畫。

  當然,也要把自己的弟弟菲利奇亞諾拖下水。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您好,想請問是否有辦法通飯呢^^?

可以哦,現在殘量十分足夠OWO
請留下您的聯絡用電子信箱,阿殤就會把通販相關資料寄過去囉!!

蟹蟹音瑟的關注>W<

您好^^

不好意思電腦壞了一段時間呢...^^”

這是音的信箱:xeniaa90062@yahoo.com.tw
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謝謝您0w0

Re: 您好^^

>>音瑟

很抱歉這幾天正在忙著搬東搬西,現在才看到留言!!
通販資訊已經寄出囉,記得到信箱看看哦~

以上,謝謝你!
公式頁園丁

NonoDuck/能能鴨/撫殤

Author:NonoDuck/能能鴨/撫殤
二次元回歸狀態
腐女子狀態90%正常向10%
中毒作品二創可能

Free Talk
這裡是新情報
類別
UNLIGHT ONLY
征戰の系譜-UNLIGHT ONLY
Fate/Zero ONLY
[Fate/Zero ONLY]王之酒宴-2012/6/23
PLURK
噗浪搭訕歡迎、 不熟識的朋友會先加粉絲。
----